• <listing id="jdumf"></listing>

        首頁 > 業界 > 關鍵詞 > 騰訊最新資訊 > 正文

        如果騰訊和字節跳動沒有在2018年鬧掰,現在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?

        2021-01-11 10:09 · 稿源:互聯網怪盜團公眾號

        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互聯網怪盜團(ID:TMTphantom),作者:怪盜團團長裴培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        2017年,騰訊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一家不可戰勝的公司。它的股價上漲了115%(按年內最高點計算,則是127%);《王者榮耀》戰無不勝,微信的用戶增長和變現在有條不紊地進行,騰訊投資的版圖正在擴大。當時,推薦買入騰訊不需要任何理由,因為整個中國互聯網行業沒有比騰訊更好的投資標的。許多機構投資者甚至已經不再接待一切“推薦騰訊”的分析師路演——“關于騰訊還能講出什么新東西嗎?閉著眼睛買入就可以了。”

        在騰訊的地平線上只有兩朵烏云:第一是“吃雞”游戲大戰,網易要領先一個身位,小米、西山居的產品也比騰訊發的更早,人們擔心騰訊會錯失這個“手游市場最后的風口”;第二是短視頻,抖音的崛起速度實在驚人,快手也很強大,而騰訊在這方面基本是缺席的。

        不過,上述第一個問題很快消失,因為騰訊的《刺激戰場》《全軍出擊》在2018年初發布之后,迅速奪回了大部分“吃雞”市場;后來的歷史證明,“吃雞”也絕不是手游市場的最后一個風口。

        第二個問題好像也不太重要——騰訊不可能拿下每一個新興的內容領域;就算短視頻很重要,騰訊也不一定要自己開發一個頭部短視頻平臺,完全可以用投資、合作等方式進入這個領域,就像它在電商、直播等領域所做的一樣。

        對抗 撕逼

        然而,到了2018年6月,形勢完全不一樣了。關于騰訊的未來,又出現了兩個新問題,這次比上次嚴重得多,至少在資本市場和主流媒體心目中是如此:

        1. 游戲版號暫停發放,這個暫停從2018年3月就開始了,但是直到二季度,外界才感覺到這是一個持續時間較長、影響很大的事件。

        2. 騰訊和字節跳動徹底決裂,雙方互相發起了一系列訴訟和指責,并且持續至今。前幾天,字節跳動因為飛書小程序無法通過微信審核的問題,再次指責騰訊壟斷——這只是持續三年的“頭騰大戰”的最新一幕罷了。

        “頭騰大戰”的起因據說是微信限制了抖音鏈接的分享。此后,騰訊加大了對微視的投入,從2018年9月開始從微信對微視全面導流,并且新成立了Yoo視頻等新的短視頻APP。2019年1月,微信又發布了“時刻視頻”功能,鼓勵用戶發布1分鐘以內的小視頻。但是上述舉動并沒有產生很大的效果,騰訊在短視頻領域(無論通過什么APP來做)的進展不大,而抖音的高速增長也沒有被打斷。

        從2018年二季度到2019年三季度,無論在資本市場還是在互聯網行業自身,看空騰訊的觀點占據了絕對上風:問題已經不是“騰訊是否輸掉了短視頻之戰”,而是“騰訊會不會在整體上被字節跳動取代”。人們把字節跳動視為“新時代的騰訊”,一旦不能遏制住它,那么騰訊就會重蹈百度在過去幾年的覆轍。向機構投資者推薦騰訊變成了一種比較危險的行為,動輒會被以嚴密的邏輯反駁:

        1. 抖音已經成為一個全民級APP,從騰訊系APP奪取了大量用戶時長;與此同時,微信朋友圈、公眾號的流量有下滑的趨勢(注:這一點并無確鑿證據),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這個趨勢。

        2. 整個字節跳動的廣告商業化能力都非常強,而廣告一直是騰訊的弱項。以游戲、電商兩大廣告主為例,去頭條系投放的效果顯然高于騰訊系,頭條系能夠提供的新流量也大于騰訊系。

        3. 字節跳動的野心絕不僅限于短視頻,它也要做社交、做游戲,而且頑強地以騰訊為頭號對標。資本市場認為,字節跳動在國內的絕大部分業務動作都是針對騰訊進行的,而且將以騰訊的失敗告終。

        4. 在與騰訊競爭的過程中,字節跳動與阿里巴巴將結成某種同盟,在戰略、產品、投資等多個層面對騰訊形成絞殺(這一點被證明是意淫,字節和阿里從來沒有結成任何意義上的同盟)。

        根據本怪盜團團長的觀察,在2018-19年騰訊股價表現不振的時期,最大的利空因素是“字節跳動因素”。2019年3月,游戲版號恢復了;5月,《和平精英》開始變現;8月,騰訊交出了一份在各方面都很漂亮的財報——但是騰訊股價離上一個最高點還很遠。因為字節跳動的威脅并未解除,除了抖音(以及海外版TikTok)在大踏步前進,西瓜視頻也在計劃切入長視頻或中視頻市場。“字節跳動做社交/做游戲”的警報一直沒有解除,盡管字節尚未在這兩個領域取得突破。

        直到2020年6月,在整整26個月以后,騰訊股價終于收復了2018年初的高點。此時恰好是市場風傳“微信視頻號DAU已經突破2億”(注:這應該是真的)的時間點,這絕不是巧合。此后騰訊繼續表現強勁,先后攻破了500港元和600港元大關,總市值一度超過6萬億港元。騰訊在2020年的良好表現,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季報業績超預期,但是在更大程度上是因為市場終于解除了“字節跳動警報”,不再擔心騰訊被字節跳動徹底取代。所以,現在騰訊的市盈率也是2017年以來最高的。

        那么,在這個時間點,我們以事后諸葛亮的角度,回頭看看2018年爆發的“頭騰大戰”——它對雙方的發展究竟產生了什么樣的利弊?如果沒有這次決裂,今天的互聯網行業會是什么樣子的?

        我的觀點很明確:

        • 對于騰訊來說,2018年的這次決裂(以及后續受到的巨大壓力)是利大于弊的。2018年埋下的變革種子,終于在2020年開花結果。從短期看,騰訊經歷了一年多不太順利的日子;從長期看,它成功穩固并改善了自己的戰略地位。

        • 對于字節跳動來說,與騰訊決裂肯定影響了自身流量和收入,但是影響不大。資本市場和媒體將字節視為騰訊的替代者,對它的估值、市場威望乃至人才招攬是有幫助的。但是,由于過早“驚醒”了騰訊這個巨人,字節也錯過了繼續“悶聲大發財”,然后在一個更有利的態勢下發動“突然襲擊”的機會。

        先說騰訊這一邊。在“頭騰大戰”爆發之前,騰訊已經復活了微視并給予了一定的資源,但是顯然不覺得短視頻是一個必須不惜代價拿下的市場。在歷史上,騰訊沒有拿下的新興業務很多:沒有拿下微博(敗于新浪),沒有拿下信息流媒體(敗于今日頭條),沒有拿下手機應用分發(被強大的“硬核聯盟”壓過一頭),也沒有拿下直播(尤其是秀場直播)。短視頻雖然在2017-18年增長很快,可并不是什么新東西,因為在抖音以前,秒拍、美拍、快手就已經很強大了。

        如果沒有“頭騰大戰”,騰訊會按照自己的節奏,企圖通過投資、戰略合作等方式,在短視頻市場維持存在,就像它此前早就投了快手一樣。但是,隨著它與字節跳動的矛盾激化,投資字節跳動是不可能的了,一般層面的業務合作也中斷了。抖音成長得太快,遠遠超過了其他任何一個競品的威脅。資本市場和媒體拉響的“字節跳動警報”,被傳達到了騰訊最高決策層,而且讓中基層也充滿了危機意識。

        外界認為騰訊的組織太老、太笨重,所以騰訊調整了組織架構。

        外界認為騰訊很多老員工喪失了斗志,所以騰訊調整了一批中層干部。

        外界認為騰訊對自己投資/并購的業務缺乏控制力,所以騰訊加強了對子公司和戰略投資對象的控制,典型案例包括Supercell、閱文、斗魚和虎牙。

        外界認為騰訊在廣告銷售和數據中臺兩方面遠遠落后于字節跳動,所以騰訊對這兩塊進行了整合,如果一次整合不到位,那就再來一次。

        外界認為騰訊可以用微信做更多的事情,果然,2019年微信小程序的功能有了極大發展,2020年視頻號的橫空出世改變了一切。

        上述變革不是一帆風順的。就拿“微信做短視頻”來說,2018年9月對微視的導流沒有產生很大成果,2019年初推出的“時刻視頻”功能如今已經很少有人使用,2019年下半年微信允許快手內容被直接轉發到“看一看”——似乎是要全面依托快手做短視頻了。微信視頻號推出初期也沒有廣泛被看好,功能不夠強大,內容運營也非常缺位。直到2020年下半年,經過多次迭代的視頻號才成為了一個無可爭議的頭部短視頻平臺。這是過去兩年多騰訊變革歷程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在社交、游戲這樣的“大本營業務”上,騰訊完美地擊退了一切攻勢,無論這些攻勢來自字節跳動還是其他公司。騰訊在游戲自研方面的壁壘越來越高,在海外游戲方面的進展亦相當出色。現在我們都知道,騰訊不可能丟失這兩個“大本營”,市場的信心遠遠比兩年前更充足。

        在字節跳動這邊,與騰訊的決裂并沒有造成太多實質性損失——微信限制了抖音鏈接的轉發,那又如何呢?抖音自己已經是全民APP了,頭條系的內部導流效率也很高,本來就不指望微信。就算“頭騰大戰”沒有爆發,抖音能拿到大量的微信流量,它的擴張效率也不太可能提高很多。要知道,2019年下半年快手就拿到了大量的微信流量,也沒有實現對抖音的趕超。

        在資本市場層面,“頭騰大戰”毫無疑問是有利于字節跳動的:投資者普遍將字節跳動視為一個新的“互聯網生態系統”乃至“下一個騰訊”,而不僅僅是一家“擁有今日頭條和抖音的獨角獸”。這不僅有利于它的估值,也有利于它在合作伙伴、供應商乃至專業人才心目中的威望。2020年底,字節跳動最新一輪融資的估值已經突破1800億美元,其中顯然蘊含了投資者對上述威望的折現。

        字節跳動在社交、游戲方面沒有取得很大成功,但是這與“頭騰大戰”沒什么關系。與此同時,它在直播電商方面的進展很大,這與“頭騰大戰”就更沒有關系了。總而言之,過去幾年,騰訊對字節的擴張沒有什么太好的遏制方法;騰訊只能想辦法做好自己的業務,而沒有能力(或者沒有意愿)對字節進行戰略圍堵。因此,“頭騰大戰”對字節的業務沒有產生過太大的負面影響。

        然而,有一個影響是不可忽視的:騰訊這條“沉睡的巨龍”在2018年6月被徹底驚醒了,就像巴巴羅薩計劃驚醒了蘇聯,偷襲珍珠港驚醒了美國,條頓森林戰役驚醒了羅馬帝國。從此開始,要通過“溫水煮青蛙”的方式,慢慢侵蝕并瓦解騰訊的生態系統,是毫無可能性了。

        你或許會說,就算沒有“頭騰大戰”,騰訊早晚也會驚醒,并在業務和組織層面進行一系列新嘗試。問題在于,互聯網行業的變化太快了,短短的十二個月之內就能發生很多事情。如果“偷襲珍珠港”再晚一年乃至兩年,騰訊的組織架構調整、在短視頻方面的試錯直到現在才發生,那會是什么結果?真不好說了。

        因此,站在上帝視角,騰訊與字節跳動在2018年的決裂,竟然對雙方都有利,尤其是對騰訊長期有利——這一點似乎很反常識,但是世界不就是由反常識的事情驅動的嗎?

        互聯網怪盜團據說在人類歷史上有兩大鐵律:第一是不要進攻莫斯科,第二是不要做空騰訊。那么,做空騰訊會有什么結果?為什么港股市場永遠有人試圖做空騰訊?看看你就知道了。

        • 相關推薦
        • 大家在看
        • 參與評論
       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        • 熱門標簽
        博乐彩票